疯狂的盲盒, 是变相赌博, 还是合法经营?

如果在这点上进入强监管,对于盲盒企业会是致命打击。

四、“盲盒经济”应理性回归“圈层消费”,助力国产IP崛起靠投机驱动显然不是盲盒经济的长久之道,回归圈层消费属性,投入更多成本打造IP才是”盲盒经济“的坦坦大路。

据报告显示,中国在近3000亿美金总产值的IP产业授权商品产业上的占比仅为3%,这与美国、日本等国家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差距。

但近年来,我们看到以Z世代为代表,生长在中国国力崛起的95后年轻人对于国产IP有了更多的认同和自豪感,像漫画电影《哪吒》的爆红、李宁一系列国潮的诞生,说明今后国产IP的商业化运作依然有足够大的市场空间。

而盲盒企业已经在这阶段锁定了大量相应的消费人群,盲盒经济的故事要讲得更好,之后最重要的就是把助力国产IP崛起,发展社群经济,聚焦圈层消费这些事放到真正的战略核心。

我们相信只要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一定会回归商业的正途。

参考文章《“盲盒”起源于日本》江苏商报《盲盒经济:商家与消费者“对赌”的心理游戏》零售资本论《疯狂的盲盒:59元摇身一变卖2999元,比炒鞋更暴利》新京报《Z世代圈层消费大报告》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X天猫青年实验室X虎牙《神奇盲盒—泡泡玛特的营销分析》佚名《射幸合同立法研究》 陈传法。

疯狂的盲盒, 是变相赌博, 还是合法经营?

文丨星光互联网观察(ID丨xglawyer001),作者丨严哲瑀(星光团队律师)盲盒,火的速度肉眼可见。

昨晚刷了下朋友圈,就发现朋友在炫耀单位发的Molly盲盒,下面的评论满是羡慕。

有个段子,“买够100个盲盒就收手”,继“现在出门,马上到”、“今天一定不熬夜”之后,成功入选当代社会第三大经典谎言flag,可见盲盒这个小玩意的火爆程度。

所谓盲盒,就是买的时候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打开后才能“真相大白”的盒子。

盲盒的突然窜红,与二手市场交易的“持续繁荣”密切相关。

闲鱼等大量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个原价59元的玩偶最终售出了2999元的高价。

据闲鱼平台发布的报告显示,曾有一位30岁上海闲鱼用户,在2018年通过转让盲盒就赚了10万元,对限量版、隐藏款的痴迷引发了二手市场的极度火爆。

盲盒炒作,成为了媒体的热点,盲盒也成为了被diss的中心。

盲盒被人diss的地方,主要有三点:1.盲盒中的玩偶只有成本和价格,本身没有一点价值。

盲盒和扭蛋中的玩偶都是低端产品,没有任何技术难度,是一种标准工业品。

2.盲盒本质上是一种变种赌博,本质上是一种抽奖。

3.盲盒和水浒卡一样的拼概率,一样的没有门槛,一样的工业流水线,一样的早晚烂大街。

当超过30%的人意识到这个东西没有价值,盲盒热就会自然消散。

盲盒成为一种大家普遍讨论的经济现象,是不是一定就是负面、不可持续的呢?我们就有不同的看法。

一、盲盒的起源与发展一般认为,盲盒最早是种营销方式。

最早的盲盒营销起源于日本明治末期。

当时百货公司会在新年期间销售“福袋”,“福袋”中的商品不会事先公开,但放入的商品通常标价高于福袋本身。

当时的“福袋”通常作为商品尾货处理、清理库存的促销方式。

20世纪80年代,日本模型市场吸纳了“福袋”的营销思路,出现了“扭蛋机”, 用于销售动漫IP手办、玩具模型、饰品挂件等。

到日本旅行,你会发现便利店、商超里,扭蛋机随处可见。

到了90年代,中国出现了“集卡式营销”,可以看做是“盲盒”营销在本土的早期应用,如最典型的小浣熊、小当家等干脆面的水浒英雄卡牌。

后来,盲盒在模玩手办的销售中使用的越来越频繁。

盲盒的概念也渐渐固定,一个不透明的盒子里装着模玩手办。

但是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盲盒”发展并没有国外那么快。

2012年之前只有少部分人提起盲盒,国内的盲盒玩家也非常少。

直到2016年一家叫泡泡玛特的公司大力发展“盲盒”产品,同时借助商城无人零售和网络购物等方式对于消费场景进行扩充,终于让国内的“盲盒”逐渐风靡。

媒体聚焦炒盲盒炒裙子比盲盒疯狂 图-1

泡泡玛特是国内盲盒企业的龙头。

这家公司默默发展了几年,一直默默无闻,直到比“炒鞋”更疯狂的“炒盲盒”来了,盲盒成为了当代硬核烧钱方式No.1时,这家公司才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2017年初挂牌新三板的泡泡玛特在其《股权公开转让说明书》中介绍自己是一家集设计、采购、销售于一体的时尚潮品零售公司。

主要从事时尚潮品的连锁经营零售业务、定制业务及批发业务。

公司成立于2010年,一开始店铺集中在大城市的个别商场里,主要经营各类潮玩,也有一些电子产品、文具。

同时,泡泡玛特也经销一部分Sonny angel的盲盒产品。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