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之后, 猪成了美国枪支案件的凶手

从上个世纪初在西方兴起的一系列新生艺术形式出现以来,文化创作逐渐出现了针对不同年龄与口味的用户的分类。

由于这种趋势而产生的,强调展现各种敏感话题与激进元素的作者,就成了卫道士、或是别有用心之人口诛笔伐的对象了。

在 20 世纪初,各种描述紧张刺激的动作场面的英雄主义文学,以及必定会伴随着凶杀、暴力与性元素的刑侦犯罪故事频频挑战着主流舆论的底线。

在当时,漫画是“不入流”的低俗趣味,别说给孩子们看了,成年人捧着一本漫画书都可能被扣上脑子有病的偏见。

虽然从一开始,这些创作者们就立志以成人群体以及社会敏感话题为核心,但他们并不受到大众的认可与理解。

而另一面来讲,缺乏分级制度的保护,在将这些带有对现实世界反思与讽刺内容的作品摆上货架后,确实无法阻止可能传播到还不应当去接触它们的人群里。

游戏之后, 猪成了美国枪支案件的凶手

二战结束后,美国逐渐升温的犯罪率与围绕枪支展开的暴力事件,随着影响力越发强大的媒体而不断被搬到公众台前,真正开始就枪支管控形成了巨大的争议。

为此,在当时已经臭名昭著的漫画就成为政客们非常便利的甩锅工具了。

为了应对几乎一片倒的声讨,出版商自行出台了一套专门围绕漫画内容的分级制度:出版者条例。

由漫画创作者与出版社执行规范内容,销售渠道针对不同年龄层的用户做出了分类,各种题材与内容得到了更加具体的类型归属。

可惜,这并不能阻止漫画最终成为那个时代的牺牲品。

如今人们不太可能相信那些所谓文学作品会导致各种罪恶行为的说辞,然而在民众自己也缺乏一定鉴别能力的环境下,不少当时所谓权威人士便能随意渲染漫画的危害性。

心理学家弗雷德里克·魏特汉撰写的《诱惑无辜》一书,就曾自行在书中添加了各种莫须有的内容,断章取义地将漫画描述成专门教唆人犯罪,没有任何故事与逻辑的疯癫创作。

在被传召到听证会后,不少出版商的老板、或是极少数的理智者在 50 年代曾经试图为漫画进行辩护。

然而面对整个社会的不理解、以及各路资本家有意的操作,最终使得漫画在此后多年里都因被确认为导致人们犯罪的主要因素。

产业遭到了巨大打击,创作者们被管制在一个极为狭隘的空间里,稍微涉及到哪怕一丁点所谓敏感话题的内容都不允许出现。

成都恶势力枪杀案李尚平枪杀案线索 图-1

这种现象持续到了 80 年代初,随着漫画的口碑慢慢转变、以及社会环境的变革,创作者们才再次涉足到了更加具有深度的领域去探索。

而在发现拿漫画替罪已经失去效果后,再次面对白宫门口讨要说法的政客们,这次的目标转向了当时兴起的流行音乐上面。

按道理,音乐甚至比电影这类艺术形式还早出现,所蕴含的产业潜力也不亚于枪支,也不是什么好惹的。

所以在当时,被集中抨击的具体来说其实是具有一定争议性的摇滚乐居多。

80 年代开始对创作需求的与日俱增让音乐的表现形式变得更加立体。

用音乐去诠释与探讨关于战争、死亡或是性与暴力内容的艺术家们,在当时成为了保守人士们的眼中钉。

1985年左右,由于发现自己女儿平时听的歌曲里出现了几句带有情色意味的歌词,参议员蒂帕·戈尔女士大发雷霆,表示女儿变坏了都是这些歌曲害的。

湖南益阳李尚平李尚平枪杀案线索 图-2

于是在她的征集与推动下,组成了由一群政界精英与社会名流组成的团体 —— “家长音乐资源中心”( Parents Music Resource Center,简称 PMRC)。

他们在成立后很快就列出了一份他们认为不干净、推崇堕落与教唆犯罪的歌曲清单:Filthy 15。

从麦当娜到 AC/DC 等艺人全都榜上有名,成为了舆论口中 80 年代日益少龄化犯罪现象的罪魁祸首。

事实上,蒂帕推行的 PMRC 除了要争取政绩外,可能确实也有起到了规范与分级的功劳。

只是在这种将歌曲以好/坏分类的方式,将当时那些流行歌曲推向了有心之人的绞刑架上,起到了相当大的推波助澜。

如今 PMRC 虽然不如以前那么偏激,但也仍然存在并实行着监督。

这些因内容具有对年轻人不良影响的歌曲(比如 50 Cent 这类)都会被贴上“家长指导标识”(Parental Advisory),这玩意儿我国对 PMRC 一般俗称“脏标”,并且偶尔也有蔡依林等华语艺人“有幸”被贴上。

当然,玩摇滚的怎么可能屈服于这种无厘头式的黑锅。

被列为黄暴传播者的乐队歌手们都站出来为自己正名,也有不少研究学者对这种一刀切的做法表示质疑,纷纷反抗 PMRC 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 几乎与今天电子游戏的现象如出一辙。

湖南李尚平案李尚平枪杀案线索 图-3

如果说西进运动与战争时期,推行与宣传枪支文化还算是环境所致,那么在社会趋于稳定、信息发达民众眼界也逐渐提高后,不作为的枪支管控会直接酿成悲剧已经是无法掩盖的事实了。

所以每个时代,那些仍然需要枪支拥有一个不受控制的环境的人们,就需要一次次地寻找各种替罪羔羊了。

电子游戏并不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

也许哪天我们真的能见到某任总统痛心疾首地谴责——那些在美国到处乱跑的野猪是一切暴力事件的源头。

就跟这些曾经被视为洪水猛兽的文化形式一样,专业人士多年来已经广泛地研究过电子游戏与暴力行为之间可能存在的直接与间接影响,虽然目前为止确实尚未达成共识,但论证的天平普遍倾向于两者之间不存在什么联系。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